迷雾【dj】【一发完】

【我是谁?——我想我记不起来了。】

【我在哪里?——如果没记错我应该与那艘轮船一同埋葬于深海。】

 
 
  我很久没有那么平静过,没有懊恼,没有怨恨,没有任何能左右我思想的感情。

  我也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记起我刚才发生了什么,而剩余的事情都将遗忘,我的思绪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幼儿——简单到只靠直觉。

  这里是哪里?死后的世界吗?我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从身边流过的液体喃喃道。

  “还好吗?先生。”

  “说实话。我不太好。”他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却发现这只是无用功。他望向那边,而那边有个孩子,离自己很远,看不清他的容貌,而那年幼的声音忽远忽近,使我无法辩解他在哪里,就像自己与一只孤独的幽灵在对话——

  这,真的很奇怪。

  “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一直都在。”孩子语气意外很平和,似乎在这里能看出他在向自己缓缓移动。

  【再近一点,请再近一点】

“先生,你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就像是在耳边低语着,那个声音就好像是春天里的百灵鸟——鲜活,清脆,叫人安心。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他碧蓝色的双眸就宛如和深海的水融为一体。

  “我看不清你……”男人最后还是陈述着自己真实的想法。却又像是自言自语。

“那真是可惜。”那个孩子像一只精灵,活泼开朗,声音在身边忽远忽近,像是在围着自己又蹦又跳中对话。

  男人看了看四周,自己应该是在水中。却没有任何感知,但是却觉得意外很舒适,就像在母亲的肚子里,被羊水包裹下的感觉。

  温柔得想叫人闭上眼睛。

  “困了吗?感觉你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孩童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你应该多往我这边游,你要是在那边我就看不见你了。”说完还能听见孩子在我身边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的头晕乎乎的,像是昨晚吃了安眠药入睡。我不清楚我之前有没有睡好,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很是疲倦,双眼像是要不收控制着黏在一起。

  我感受到有人牵住我的手,没有温度,没有皮肤直接想接触的亲密感,更像是水缠绕在我手边,指引这我前方的路。

  “我要去哪儿?”我的身体还飘在水里,双脚离地,像是一个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标本。

  “离我进一些叫我看看你。”还是那个孩子说的话,但是他的身体依旧没有离近我,我还是什么看不清,像是一个夜晚中失去灯光的幼童一般。

  我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或许我们能看一看你的母亲?”

  “母亲?”我问道。

  我的眼神充满着迷茫。我实在是记不起任何一个人了。

  “那就当一次上帝吧。”孩子在我耳边低语着。

  我抿着嘴笑了笑,如果要问理,我也说不出个一二,只是意外很好笑罢了。

————————————————————————

  他的眼前出现了很多的片段。

  而那个被称作“母亲”的女人在这里出现不多,而她的美貌与上流人士所具备的优雅举动叫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接下来就是【嬉闹。打斗。拌嘴。小打小闹。】类似于一些很温馨的片段,叫身在深海的男人很是享受观看时候的感觉。

水流划过他的身体,他并没有感到不适,而是每一分钟都处于放松的状态。

  他的眼皮很重,看完这段影片后似乎快要睁不开了。

  “你最喜欢谁呢?”孩子问。而说话时冒出一些气泡也吸引住男人的目光。

  他不需要呼吸,不需要任何的关系与帮助。这个男人什么都不需要,没有任何欲望,贪婪的想法似乎都与海水融为一体,流向深渊。

  “那个金头发的人吧。”他如实的说。

  “迪奥?”

  “迪奥?”男人犹豫一下摇了摇头“是那个女孩,她看起来很漂亮。”

  似乎听见孩子的叹气声“我也很喜欢。”这是沉默后孩子说的话。

  “这是你的经历吗?那个蓝发少年的声音和你很相似。”男人抿了抿嘴笑着调侃着,他依旧看不清孩子的脸,他知道他就是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宛如关进一个审问室里,他只是在外面看着自己一举一动罢了。

  这个想发没有激怒他,他依旧很平静,可能是冷色调的缘故他更加用平常心对待这一切。他站在那里等待着孩子下一句话,等着他告诉自己什么。

  “算是我的,但又不是我的。”他的话叫男人一头雾水。“每个人选择都不一样。”孩子没有顾得上他的种种疑惑而继续自己说下去,而男人也有耐心在一旁倾听。

  “何况喜欢一个人。”他顿了顿“是没有理由的对吧。”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如果要是能看见他,都能看见那位蓝发少年脸上带着略显难堪的苦笑。

  男人明白了,他喜欢那个男生,那个金头发的男生。而理由就像他所说一样『没有的。』

  男孩和他说了很多,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听了这个孩子的一生,包括那段七年的和平相处的时光。

  “他犯了什么错误我都狠不下心恨他。”

  “你又何必呢?”

  “我爱他。我承认这是扭曲的友谊更是不堪入目的爱情。”男孩的话更加沮丧,像是在酒馆里的醉汉吐露出对世界的不满。

  “但是你什么都没有做。”

  “对。我只能看着。所以……”

  “所以?”男人的挑了一下眉,向前走进两步试探的询问。

  “你是个幸运的人,你的时间到了。”他叹了一口气,话语中带着不该这个年纪所有的惆怅。

  “什么?”

“或许他爱的是你,或许上帝真的眷顾你,有些事情都是那么不公平,而遇见事情,我将会成为一个牺牲品。”

  “不。等一下。你再说什么?”

  “好运的人,你该走了。”男孩笑到,而身边的水流给男人带来的不是当初舒适的感觉,更像是一层又一层的锁链锁住他,叫他动弹不得,也无法挣脱。

  “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没有人在说话,男人隐隐约约看见离自己只有一米远的男孩的脸。

  他看着像是水中精灵的男孩浮在水中,男孩睁开自己双眸直视男人,而那双蓝眼睛如同装下整个大海般的透彻叫他有些惊讶甚至为此着迷。

  【拜托,请记住我我叫,乔纳森.乔斯达。】这是他说得最后一句话。

  那名自称乔纳森的男孩勾起嘴角,露出笑容,向男人微微鞠了个躬,而流动在身边水流加大了流速似乎像是闭幕用的厚重的屏障,完完全全包裹住乔纳森的身躯,而他又如同水母般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

  而自己宛如刚才参加了一个大型的马戏团,看了一个华丽且精彩的谢幕。

  一个只有一个人的马戏团,一个似乎生命与思想的谢幕。

  他再次醒来,他什么都知道了,什么都记起来了,看向那个金发的男人,又说不出一句话。

  男人与那位自称乔纳森的男孩有种些许的不同。却都拥有着那宝贵的黄金精神。

  但是他终归不是他。思想上永远会出现差错。他的梦里不会再有那个男孩,他已经知道那个人真正的『死了』。

 
 

 

碎碎念.
好久没写这对了,手都生了,算是一个存稿了,因为写的跨度很大很多感觉都不是味了。
或许有bug【可能还是大bug】
设定是乔纳森死后和自己另一个人格唠嗑。乔纳森喜欢艾琳娜,那个孩子喜欢迪奥。大概就这两个分歧。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企鹅指挥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