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先生的第一百零一个的灵魂。【一发完】【蝙超】


  【1】

  “是你吗?克拉克……”

  黑夜里他站在落地窗前,这里一向如此,月光无法从厚厚的乌云下透出,无法照亮这里任何一处。

  他只能凭借着自己感觉看见他。

  “你……?”许久后,对面的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克拉克……”他又重复了一遍,头发有些花白,衣着体面的中年人的声音似乎在发抖。

  “韦恩先生?”他站在那里回应道,声音很平静,无法识别他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感情。

  布鲁斯站在窗前看着站在暗处的克拉克,他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回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很生疏的叫他——

  【韦恩先生。】

【2】
 
  “已经很晚了。”他穿着他以前常穿的格子衬衫,带着相同的神情望着自己,轻声说。

  “克拉克……你不是……”他皱着眉头,低声喃喃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葬于田园之中。】

  布鲁斯把这句话后面的词咽会肚子里。这是他永远不愿意提及的词。

  “我很开心您能看见我。”他带着柔和的声音说,布鲁斯看着一步一步地向前,把藏在黑暗中的身子露了出来。他还带着那副友善的笑容,布鲁斯不可能把他的样子认错。

  他就是克拉克。

【3】

  “你这几年去哪了?”他没有惊动他的管家阿尔弗雷德,而是带着克拉克回到了主卧,并没有打开大灯,只是把台灯打开,照亮房间一小处。

  布鲁斯坐在亮出,克拉克藏在角落。

  这叫布鲁斯很不习惯。

  就像之前不习惯身边没有克拉克一样,不习惯超人躲在暗处。

  他本应该活在光明之中。
 
  克拉克没有说话,很安静的坐在那里,这叫布鲁斯觉得他很诡异,除了怪异之外更多都是因为他的复活而感到雀跃。

  “克拉克?你是怎么了?”

  “我很好。”

  “你去哪了?”他又重复道。

  “我哪里也没有去。”他平静地回应道,布鲁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想问,恨不得现在就抓住他在蝙蝠洞里来个大检查,看看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我很……抱歉。”他的双眸里充满了歉意,也把之前咄咄逼人的一面放了下来,毕竟他的死都是自己的错。

  “我应该还要谢谢你了,很久没有人和我说那么多话了。”布鲁斯看见他站了起来,开始慢慢移动到门边,试图想拦住他,但是他没有。

  “你要回去了?”男人也站直起来,宽大的身躯挡住台灯发出来的光,让他斜对面的克拉克彻底被黑暗笼罩。

“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

  “那你……”

  “我还会再看你的。”他笑着说,就像他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不。我是说……超人的身份。”他又把一些快要说出嘴的话咽会肚子里。

  “超人?”他疑惑的问。

  “你是失忆了吗?”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能眼前这个人不是克拉克。

  “或许?那我先走了。”他笑了笑又将身子藏进黑暗里。

  布鲁斯再次叫唤时,他早没了影子。

【4】
  而现在快四点钟了,可他睡意全无。

  坐在床头,听着钟表一分一秒地流逝声,他似乎在想什么。

  他在后悔什么。

  他甚至还在想为什么不留住他,为什么不把自己多年感情吐露出来。

  他为什么……

  天快亮了。

  透着厚厚的窗帘还是能看见太阳升起的亮光。

  或许明天就能从报纸上看见他呢……

  他听着窗外清脆的鸟叫声,只是叹了一口气。

【5】

  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管是报纸上还是正义联盟那边。都没有任何【超人归来】的声音。

  他已经等了一周了,可他却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还问了露易丝,玛莎这些被他牵挂的人。

  但是都没有任何消息。

  就像克拉克还在墓中一样。

  就像光明之子活在泥土之下一样。

【6】

  “你去哪了?”他夜巡回来后再花园里看见了他,他不顾身上还没有包扎的伤口追问道。

  “你还好吗?”他问道,他在月光下神情很柔和,这叫布鲁斯语气加重了几分。

  “回答我!”沙哑的声音从他嘴里穿出,那合成音下的他说的话更有震慑力,像是从深渊深处传来的一般。

  “我哪里也没有去。”他像是上次一样回答道。

  “那。你是谁。”他又发问了,这次声音比刚才柔和了一些。

  “我……”他在犹豫,似乎在隐瞒什么。

“我也不清楚。”最后他还是把这句话吐了出来。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任务?”

  “嗯?”他站在那里哼出一个词。
 
  “好吧。先生。我是一名死神,而您的名字在我名单上。”

  他像是撒了气一样,全说了出来。

【7】

  “我在名单上?”他似乎有些生气,那名新任死神倒是很通情达理的坐在一旁慢慢的和他解释道。

  或许这是为数不多的人能看见他并且愿意和他说话的原因吧,叫他更有耐心和每一个愿意和他交流的人说话。

  “是这样。”

  “那时间呢?”

  “时间啊。很可惜没有写……”男人面对他的质疑,摸了摸下巴,露出一副不知情的表情。

  “我为什么相信你。”这也叫他明白了为什么每次遇见克拉克都是在自己夜巡回归的时候,虽然很多次都在远处看见他的影子,他就消失不见了吧,那时候还在想他原来很体贴人,还专门来看我,现在想想真是讽刺啊。

  “我……韦恩先生您有权利不相信我。”他苦笑了一下,努力把表情做得更柔和一些,就准备站起来转身离开。

  “嘿!”他想抓住他的手,却发现自己抓了个空。

  “你是在哪里醒的?”他不管有没有拉住他的手,执着地向他发问。

  “我?似乎在玉米地里。”他不自觉地飘了起来,抿了抿嘴巴思考着,而屋内暖洋洋的,带着暖色调的灯光照在他脸上也柔和了不少。

【8】
 
  “克拉克……”深夜里,他站在高处低声呼唤他的名字。

  而周围回应他的只有沙沙作响的风声。

  就他所发出的哀叹声也被风声一同带往无人问津的地方。
 
【9】

  “你去哪了?”这是一周后,布鲁斯胳膊上还缠着纱布,看起来昨天和人发生一场苦战,不过他也感谢晚上带来的伤痛,要不是这些伤可能还见不到这位大忙人。

  “你还好吗?”他贴心的询问道。

  “我好极了。”他平时就是那副模样,叫身前的人看不出来他到底真的有没有生气。

  “克拉克回答我!”布鲁斯坐在椅子上低吼着,而愣神的那个人却没有回应。

  “克拉克。”他声音柔和下来又试着叫了一遍。

“哎?我吗?”他倒是一副迷茫的样子“抱歉……我这几天一直被那位老太太叫约翰,我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他笑着解释道上一位“客人”发生的事情叫他对于称呼有一些不太敏感。

  “你是被叫什么都无所谓的吗?”

  “嗯……我不记得我叫什么。而你们叫我这名字肯定是很惦记着他吧,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你愿意那么称呼我,我不会有任何的不满。”他倒是很随和的说了出来,而旁边的布鲁斯脸黑得要死,甚至在千米之外都能感觉到这个人在生气。

  “至于我去哪了……我去陪那位女士过生日了,她真的可爱,不过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在晚餐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向我碗里夹菜,虽然我根本吃不到吧,在生日里一直念叨他的儿子的好,叫我平时多看看她。”他向他诉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脸上不由得露出带有暖意的笑容。

  “最后?”他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刚才阿福弗雷德倒的咖啡问道。

  “她走的很安详。”那位死神努力叫自己的脸露出好看的笑容,但是在布鲁斯眼里那只不过是一个不能再难看的笑容。

【10】

  “嗯。看起来这位先生寿命很长啊——”这是和布鲁斯在一起的第一个月发出的感慨。

  “果然是弄错了什么啊。”

  “克拉克……你是要走了吗?”

  他躺在床上眯着眼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家伙。

  “你真奇怪,会有人愿意见到我。”他撅起嘴巴,不由得睁大眼睛在看一看这位秉性奇特的先生。

  他转了转,最后还是飘到他身边坐在床边更近距离地看着他。

  “怎么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那如同大都会天空般的眼睛叫他想再多看他几眼,他实在是太想念克拉克了,他坚信这就是克拉克的灵魂。

  “多注意身体吧。你是见过最奇怪的人,也是最正直的人。”

  “你还能再看我吗?”他似乎有些沮丧,也开始破罐破摔了起来。

  拜托。有什么办法叫他留下来。

  “嗯。除非你濒临死亡。”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干这种傻事情“我还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没……”他也难得露出一个笑脸,这叫克拉克有些欣喜,这是一个月以来看见他笑得最灿烂的时候。

  “好的,先生。千万别盼着我来。晚安吧。”他笑了笑很形象式地给他留下一个晚安吻。

  虽然他什么都没感觉到,也什么都没有留下却叫布鲁斯坚定了之前的想法。

  【世界需要超人。】

  包括蝙蝠侠在内。

【11】

  多年以后当他复活了超人时,在看见那双蓝眼睛依旧叫人安心。

  甚至在某一天两个人躺在床上,他说了一句叫克拉克觉得很吃惊又很无厘头的话。

  “我想见你也没有那么难,不过你之前的晚安吻和没亲一样。”

  如果他俩没在一起时,克拉克觉得这一定是在耍流氓。

  而在一起了就只能容忍他这个看似无理取闹,但是仔细想想又很对的事情。

————————————————————————————

终于写完了。接下来潜水一阵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 ( 8 )
热度 ( 93 )

© 企鹅指挥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