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这可是魔法呢【序章】【EC】

序章

世界平静下的变种人E【等于不会三天两头的出事情和没事搞事情】和会脑人会魔法的恶魔C
日常ooc
  【1】

  身为一个年年被兄弟会成员们评选为最会搞场面的男人——Erik今天却站在家门口看见一个样子受了重伤并且穿着衣着古怪的男子给吓了一跳。

  是啊。他早晨迷迷糊糊的起床甚至连胡子茬都没有刮干净就出门了,就看见这个奇怪的男子的倒在门口身上留着……血?但是却是蓝色的不像是血,倒是很像在某个变装舞里散场后被一群恶俗的混混染料泼洒了一身的狼狈不堪的倒霉蛋。

  看他那副样子看起来要不是因为昨天喝了太多酒精中毒了或者说是真的他喝下那些奇怪的化学染料已经奄奄一息了,甚至都断气了。

  但是这些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他穿着一身看似像电影演员用的戏服还有那些万圣节才用得上的羊角和不大个子的小翅膀怎么看都是奇怪的人。

  管他呢。死了和自己也没关系。

  他插着口袋低着头皱着眉头看着那个落魄的男人,便扭头大步离去。

  【2】

  “该死。”咒骂一句后还是把那个男人抱回了屋。真是见鬼为什么会在自己家门口倒下?要是被警察找到了自己又要搬一次家,真是麻烦死了,他可没有心情在搬家了。

  他现在自己要是在多皱皱眉头老的会更快。

  他在搬运的过程中发现这个人意外不重,而且……真的是……嗯。年轻俊俏。文文弱弱的有点好欺负的样子。

  并且穿着那身服装很显然是那些文化人的打扮,布料还是那种一看就不是舞台服用的烂布料,这个人应该是个有钱人大少爷。只不过身上那副翅膀真是碍事情,就像是真的长上去的那种,触感也是那么逼真,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做的

  就这样把那个奇怪的人扔到沙发上,发现身上那些蓝色的“染料”竟然还不是干的,最少搬运的时候自己衣服上都是那种颜色。

  “这可别告诉我这染料洗不下去。”他脸上露出一些懊恼的表情并用手试图擦掉的时候发现还沾了一手,当手指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没有那些刺鼻的便宜货味道,反倒是还有一种熟悉的铁锈味。

  或许——这真的是血。

  他愣了一下,看了一下躺在沙发上的那个昏迷的男人,嘴角都抿成一条直线。

  当他扒开那个男人的身体时。他的身上有一道大大的伤痕,也确定那些蓝色的东西就是他流下来的。虽然看样子都有愈合的趋势吧,还是叫他思路混乱了。

  “真是该死。”他虽然是兄弟会的大哥也是最会搞事情的人,见过无数的变种人,无数的人类。突然来了一个奇怪的恶魔躺在家门口这可叫他有点懵。而且长得和之前见到的“恶魔帮”可以不一样,只是眼前的那种有角有翅膀的家伙真是长那么大没见过。

  没准是新的变种人呢。

  就抱着这种想法给他伤口杀了毒缠上纱布。

剩下就看他命了。

  想着脱了粘上血的上衣,换上新的衣服出门了。

  【3】

  到了晚上当他进屋的时候把外套一扔在床,顺手开了灯。

  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在外打拼的离婚老男人,虽然自己还蛮年轻的吧就是长得有点急。

  “呀。你回来了啊。”突然间身边冒出来一个小鬼这可叫过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Erik吓了一跳。

  “抱歉。我是不是吓着你了?”他慢悠悠的飞到他面前,脸上还带着一些呆萌的样子。不过飞起来的样子可比自己高不少。“谢谢你。是你救了吧。”说着露出一个笑容回应那个站在家门口有几分钟的Erik。

  “是。有什么问题吗?”他倒是一脸不耐烦的脱下鞋子换上拖鞋,扶着旁边的墙打趣道“所以。我是不是变成了睡前故事中的农夫?蛇先生你说呢?”

  而这位“蛇先生”笑容也僵住了,他现在清楚的听到屋里有关于铁的东西都在被某种力量控制着,想必使用这种力量的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吧。

  “好吧,Lensherr先生。你可能误解了什么我可不是什么蛇。”他那如同钻石般吸引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也弯了起来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手里还变出一顶小礼帽,非常绅士的弯下腰给Erik来了个脱帽礼。“请务必让我介绍一下自己,我的救命恩人。我叫CharlesXavier,如你所想,我是魔界的恶魔。”说完他的的笑容笑得更加甜了,还漏出小虎牙来

  但是Erik可不吃这一套花里胡哨的玩意,无论是这种讨喜的样貌还是一双会玩变戏法的手,这都不可能引起场面王的注意,就是一嘴英伦腔叫他觉得是不是自己被他当妹子调戏了?

  “我没有你想要的东西。要钱没有,要命不给。”他就当今天早晨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他能在这种廉价的屋子里多住几年。

  “您——是不是误解什么了?”他撅起了嘴,眼睛睁大了一些看起来相当人畜无害,像一只羊群中的乖宝宝。
 
 
  【4】

  这个小恶魔口才真的可以说是了得,估计在那里也是一个领导型的人物吧。说的头头是道,用了大篇幅来解释自己真的不是像伤害自己,而且还多少次表明了自己是多么感激自己。

  嗯……他的眼睛怎么那么好看?嘴巴怎么那么红?嗯……会不会也像女人似的涂口红?

  “不满您说,我们并不是像书上写的那样。我们没有伤害人类。请相信我。”样子像极了那帮初中生懵懂的眼神,这可能是他们特别加成吧。

  “啊。对。相信你。”几秒钟后他回过神后回答,他刚要站起来时 Charles从手中变出一瓶啤酒递给了Erik。

  “哦。我的女皇……我这个嘴唇没有涂口红,请不要在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了。还有这个啤酒这是你想要的吧。”对方莫名其妙的回答叫他有些措手不及。“等等你?”他一脸疑惑着被Charles拿的啤酒掖进怀里,他却自顾自的打断解释道。

  “抱歉,我能读心,当然这个不是故意的。你想的声音太大了。”他倒是很自然飘到Erik的身边抱着双臂嘟囔着,样子真的诡异。

  “what????”

【5】

  “我会读心的朋友,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的。它们会——莫名其妙的跑进我脑子里。”

  “你明明是变种人,为什么会不相信恶魔呢?但是我请听我解释我不是圣经中的那个样子——什么?哦。对你不看圣经。不信这个。”

  “我真的很感谢你,但是能不能让我多住几天呢?因为我……回不去了。你不知道吧,我们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是分开的。我不会添乱的,也不会要你的灵魂,说实话我们真的吃不了你的灵魂,所以能不能把抵在我身后的刀放一下?我拿我人格担保。我还是一名校长呢。”那个名为Charles是男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样子都快要气哭了,说着还从口袋拿出他的名片,一看他还开了个学校,名字还是以他名字起的。可以说是非常有意思了。

  “所以。我以出路可去。好心的人类请帮帮我吧。我在人类世界里真的无法生活下去。”

  Erik表示自己有权利拒绝他,但是长得那么可爱自己也忍不下心。就莫名其妙的同意了,甚至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施展了什么魔法?

  该死的同情心在作怪。

  就听见吧嗒一声菜刀飞回了自己改在的地方,也叫这个小恶魔放松了下来。

【6】

  Erik大概整理一下信息量。

  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其实是一名会读心的家伙,这种东西太作弊了,绝对不能叫他来读自己心。

  长得蛮好看的,虽然一直是飞的状态,应该身高也就一米七几,不过看见他走路难不成那双腿已经废掉了?还是说这帮恶魔都那么懒惰的吗?

  一嘴英伦腔。张嘴竟然不是【我的撒旦。】而是【我的女皇】真是活见鬼了吧。再加上中世纪的衣服,真叫Erik觉得他活在母性时代,但是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不得不说。身后老漏出来尾巴……还真是有点可爱呢……
 
【7】
“所以呢?”他竟然趴在空中直视他,笑嘻嘻的样子显得他活泼很多。

  “我希望您能收留我一段日子。你一段好吗?我会报答你的。好心人。”

  他的笑容越来越甜像是一个小孩子淘到糖果一样,而自己却莫名其妙的点了头。可能。他使用了什么魔法吧。

  或者他本身就是魔法吧


我热爱开坑。过几天我去填。
双十一快乐啊。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企鹅指挥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