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远行【初代夫妇】【一发完】

剧情很迷就对了。



【一】
  又做梦了。

  穿着年轻时曾喜爱的颜色宛如宝石蓝的长裙优雅地坐在长椅上。

“多少年了,还是放不下你”。她叹了口气,强挤出微笑说。

  天气真好,暖洋洋的。她那么想着,在英国里有这那么好的天气真是幸福的一件事情。

  她靠在长椅上,用余光看见坐在旁边的丈夫——依旧那么年轻与英俊。

  “早上好。”她不紧不慢地说,对方却没有回应她,只是带着爱意的眼神看着这个金发端庄的女人。

  金发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再转过头看,她的丈夫坐在身边牵着她的手。

  她是多渴望能再一次听到他的声音,那怕只有一次就好。

  她的爱人显然是发现她的小心思,张口叫她的名字。

  【艾莉娜?】

  那个声音是混杂的,很多种不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的,这些混杂的声音里很多与他相近,却有没有她熟悉的。她想努力回想起他那独一无二的声线,很显然她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他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抱住了他的妻子,妻子也乖巧地依在他的怀中。希望这场梦能一直做下去。

  他张口说了什么,变得模糊不清,女人也皱起了眉头,央求他在说一遍。

  他却笑着亲吻住她的嘴唇。

  “艾莉娜奶奶。你怎么了?”乔瑟夫大喊着。她做了起来,再一次告诉这个调皮的孩子自己的耳朵并不聋。而他却嬉皮笑脸地回应道。

  “真是一模一样。”低声的自言自语却传入了嬉笑中的孩子的耳朵里。

  “什么呀?”他接着问。

  “没什么,只是叫你不调皮捣蛋就行!”

【二】

  【我真是对不起你。】一个少年脸上都是伤,手中拿着一个花环带着他的斑点狗坐在树下自言自语。

  “如果没有你我不可能活那么久。”她试图安慰这个她深爱的少年,而语言的苍白无力却没有真正的做到安慰他。

  他低着头含着泪又在说什么,和上次一样。

  杂乱的。模糊的。

  “我能遇见你及是幸福。”她把哭泣的少年抱在怀中喃喃道。
 
  【我也是。】

  这句话听清楚了。

  她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一点一点擦掉少年脸上的泥土,而伤痕却越擦却多。叫她惊恐万分,而少年红着脸趁她不注意偷吻了她的脸颊。

梦又醒了,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坐了起来。现在太阳刚刚升起,自己在也睡不着了。她带上眼镜的时候却看见放在床头柜上用雏菊编制成的花环,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

  【三】

  “我爱你。”她穿着纯白色婚纱,站在红地毯上,看着那个穿着西服,有些羞涩的男人。

  他张口回应道。她这一次还是没有听清,倒是也无所谓了笑了笑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在走在红地毯上,无数亲友为他们这对新人喝彩。

  她觉得现在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最后他把她带又在年代气息的轮船旁停下,他单膝跪地,虔诚地亲吻她的戒指。

  【愿意和我一起前行吗?永远的。】

  “我愿意。”

坚决的。毫不犹豫的。 她像是许下了永恒的誓言,穿着婚纱和他的丈夫登上了那艘开往彼岸的船。

  她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end

@乔纳森共膜会

评论 ( 2 )
热度 ( 15 )
  1. 奶油铲屎官企鹅指挥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乔纳森共膜会
    题目最多的茗时,科科科科

© 企鹅指挥官 | Powered by LOFTER